资讯 全网搜索 首页

首页 电影 连续剧 综艺 动漫 资讯 专题 会员 明星 角色 榜单 最新 网站地图

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 资讯

疫情之下,我成了网贷老赖:催债人有无数种办法能摧毁你的生活

来源:[db:来源] 责任编辑: 未知 更新时间:2020-06-21 02:08:59人气:712


本期显微故事讲述的就是“信贷行业”中的亲历者:他们当中有创业公司CEO、网络主播、富二代,他们正在为以前无所顾忌地“套现”付出代价,也有职业催债人,揭秘他们是动用了各种手段,摧毁欠债人的心理防线。
本期显微故事讲述的就是“信贷行业”中的亲历者:他们当中有创业公司CEO、网络主播、富二代,他们正在为以前无所顾忌地“套现”付出代价,也有职业催债人,揭秘他们是动用了各种手段,摧毁欠债人的心理防线。

这是个全民借款的时代。

公开数据显示,截至2019年末,全国银行卡在用发卡数量84.19亿张,信用卡和借贷合一卡在用发卡数量共计7.46亿张,占总数的8%,同比增长8.78%。

其中,人均持有信用卡和借贷合一卡0.53张,同比增长8.36%。

疫情之下,银行规定了最新的延期还款政策,让很多被“暴力催收”的欠款人获得了一丝喘息的机会,这些“欠款人”和“催款人”又将何去何从?

本期显微故事讲述的就是“信贷行业”中的亲历者:他们当中有创业公司CEO、网络主播、富二代,他们正在为以前无所顾忌地“套现”付出代价,也有职业催债人,揭秘他们是动用了各种手段,摧毁欠债人的心理防线……

以下是他们的真实故事:

文 | 蜜丝桃

编辑 | 万芳

Part.1

我从CEO变成职业“老赖”

罗宴 男 42岁 创业公司创始人

一年前,我还是一家电商创业公司的CEO,团队里加上运营、技术等岗位,一共有几十个人。

但现在,我已经有四个月没还信用卡、网贷了。

风光的时候,企业的大型发布会、个人专访、领奖等都安排上了,很是风光。每个人见我都“罗总、罗总”地叫着,我也觉得自己能干一番大事。

我们公司的主营业务是想做成有溯源的、区块链模式下的电商平台,第一轮拿到了200万的天使融资。踏实做事、有情怀和梦想,是当时我和无数采访对象解释的“初心”。

2019年,投资行业就有些不好的苗头,区块链也从“风口”变成“黑洞”。很快,第二轮投资也被烧光了,合伙人也开始动摇和我掰了。

最终,公司没能经营下去。2019年末,我掏空了自己的积蓄,很抱歉地给大家发了一笔遣散金。

当时我的孩子刚上高中,媳妇是个全职太太,家里各项开支都我扛着。外地户口的孩子在北京上学特别难,光“赞助费”我就交了10万。

风光的时候,我没曾想过自己的生活会如此窘迫。一开始我通过信用卡周转,计划过完年就开展新业务补上漏洞。

最近几个月一切平衡都被打破了。首先是各大借款平台出问题,即便我还了之前的欠款,平台上也套不出新的贷款。

虽然几大银行、网贷APP发布了针对疫情期间延迟还款的措施,但真到我还款时,依然遇到种种问题。

比如我的A银行信用卡,可以延期还款的时间只有1天。你没看错,真的只有一天!如果22号是还款日,23号就是最后期限。

这不就是在作秀吗?后来我给信用卡客服电话,声泪俱下地哀求,对方才给了7天的宽限。

B银行会更人性化一点。客服人员也会询问我是否来自武汉疫区,虽然得到了否定的答案,但还是给我宽限了1个月。

我的欠款记录,这只是其中之一

即便如此,最近一段时间,新业务无法展开,我也没了收入来源,杯水车薪的还款政策调整,无法根本解决我的生存危机。

现在大家都不好过,朋友也拿不出钱来帮我,在这个全民“预消费”时代,其实每个人都是一座“空城”。

后来我开始在各种新闻平台看还款逾期的内容,寻找“同类”来自我安慰,也希望在评论中找到解决方案。

图片来源于百度信用卡贴吧

其中就看到这样的一条:有个人在还款逾期且协商无效后,被爆通讯录骚扰朋友和公司,但这个人依然没有还款,却意外获得“赦免”,被要求只还本金(小贷公司的滞纳金会封顶,很多公司会考虑如果要不回利息,更希望尽快收回本金保本)。

(编者注:信用卡违约金+利息超过36%的属于高利贷,小贷公司的滞纳金上限不得超过36%的界限,当确认欠款人无力偿还后,很多公司会考虑如果要不回利息,更希望尽快收回本金,保证平台现金流运转)。

原来小贷公司也会存在破产的担忧,加上网贷清退政策落实,我所借款的一些平台催款幅度开始下降,并且开始主动沟通我只还本金不需要再还利息。

就这样,我从一个CEO变成了催款人嘴里的“老赖”,每天只看两次手机,微信回复必要信息,其他陌生电话一概而论不管。

虽然我要为此付出不能高消费的代价,那也没什么,王思聪不也逃不过人生的起落吗?

Part.2

催款“旺季”到来,催款成功抽成最高70%

宋玉璞 女 23岁 催债公司职员

我在这家公司做催债人已经2年了,通过催收到的款项到账拿提成,平均每个月可以赚2-3万元。

许多人居家隔离时,但恰恰是我们最忙的时候。银行会把没办法催收的贷款和信用卡账单留给第三方催债机构,然后我们通过竞标,买下银行某一时段的坏账包。

这也是为什么,如果你欠过信用卡,你会发现总有各种千奇百怪的人来找你催债。

除了银行的业务,我们也做网贷平台催收业务,一般后者的提成会更高,最高可达70%。

我会同时负责几十个欠款人,这些人除了身份证和当时填写的电话,住址和其他信息基本上都已经失效。

但我有很多办法找到他们,即便是18位身份证号码信息,也可以通过联通、移动、电信,收集到其名下的电话号码、宽带装机地址、居住过的酒店留下的号码、社保、住房、电商购买地址等等。

我们有上百种方法能够搜索到欠款人的蛛丝马迹。毕竟,催债机构拥有的欠款人隐私信息越多,和银行、小贷公司的谈判筹码就更高。

很多人都以为催债人多半会是男性、“强硬和蛮横”,其实干这一行的女性更有优势,毕竟要跟持卡人“斗智斗勇”,女性更懂得软硬兼施。

这里也有一些催款捷径,例如凭借经验,我会特别去挑选“共案”少的优质持卡人,这样催收会比较省力,我也比较容易达到业绩。

做这行要深谙心理之道。我们只要通过一个电话就能判断出持卡人的性格和还款能力,尽管我们从未见过面。

首先是曝光通讯录,只要欠款人不换号码,我们都会一直打下去。接着,步步紧逼,营造心理紧张。

很多人好面子,一说要打电话给他的家人和朋友就怕了。几个催款人还会组团协作,之前我们同事还冒充过公检法。至于合法性,我想说,没有绝对的合法,欠款本身就是一种失信。

不要觉得我们残忍,只能说借款人不自律。既然自己认同游戏规则,就要遵守。欠债还钱,天经地义,无可推卸。

Part.3

从设计师到“老赖”,你只需要一台苹果电脑

王小乐 女 34岁 设计师

我和信用卡、网贷平台纠缠了8年,但一开始让我入坑的只是一台苹果电脑。

大学刚毕业时,我做设计助理,工资只有2500块。租房、吃饭、社交,这点钱根本不够,我只能让爸妈填补一些开支。

为了多赚钱,我开始发帖子接私活。但对于设计师而言,没有苹果电脑作图,非常痛苦,所以每天都只能熬到同事下班后,偷偷用公司的苹果电脑干私活。

还怕万一被同事或领导看见,保不齐连工作都要丢了。

第一次知道用信用卡还是拜我当时的男友所赐。他比我年长几岁,看起来很精致体面,也很有人生导师的架势,总是和我讲些大道理。

每次约我吃饭,他都是刷卡的那个人。但后来我们掰了,那时我才知道他拿我赚来的设计版费,偷偷还他的信用卡。

同事的男朋友是做交通银行信用卡的,为了完成他自己的开卡业绩,不断游说我办卡。还一直说,你想要的电脑可以提前刷卡买到。“办卡不用也没关系,去超市买东西的时候用卡消费个一两百再还回去,销卡就行了”,我听了有点心动,就答应了。

我所购置的电脑

收到卡片当天,我就请假去买了一台最高配置的苹果机。有了一次就有第二次,可以提前拥有自己喜欢的东西,那种感觉很上瘾。衣服、鞋子、包、数码电子产品,想要的都整上了。

每笔大额消费我都拿来分期,因为每笔分期需要还的金额很少,让你丝毫没有肉痛的感觉。在刷卡时,我总想着反正我还能赚更多的钱,但从没考虑过万一遇到突发的事情该怎么办。

接着就开始不断透支,还最低还款额。

每天都有新的还款提醒,但我总还不上

几年下来,我已经成为十足的卡奴,最多的时候,我手上有四张信用卡欠款,每张额度基本上都是5-8万左右。

还不上的时候,我就开始“拆东墙补西墙”。开始总是想着倒一下就好,反正结了款就能还上了,但是利也越滚越大。

从拉卡拉、到万达普惠、最后还下载了五六个小贷APP借款周转,比如拍拍贷、安逸花等等。

2018年,我所在的公司倒闭。失去了稳定的收入后,我只能靠兼职还款,终于扛不住开始不断的逾期。

这时,我小区的社群里有人发布帮还信用卡的信息。对方可以先帮我垫付全部的还款额,然后我交给他每万元/200元手续费。

虽然有泄漏信息的风险,但让我争取到了喘息的时间,其余的我打算通过高强度的兼职去弥补。

本来小贷APP借款已还得差不多,但忽然有一天我的信用卡因还款记录不好被降额。这严重打乱了我的还款计划,让我只能想办法张口向朋友借钱。

更严重的是,其中一张卡的欠款虽然已经还清欠款,但不知道为什么有30多元的利息我一直没还上,导致我所关联的该行其他信用卡也被停用。

最近这段时间,我的兼职单子也骤减,我只能先打道回府回老家“啃老”。

回老家那天,送机师傅和我聊天,说道:“前几日有人从德胜门桥上跳了下去,好像是因为借贷还不上了”,我当时心里复杂万分。

Part.4

为了孩子,我从富二代变成欠款人

安洋子 女 36岁 网络主播 单亲妈妈

我曾是被富养大的。我爸爸开印刷厂,家里底子不错,还有几亩地和几套房子,所以我一直不愁钱花。

从14岁开始,我就去日本做交流生,接着19岁到巴黎学习时装设计,后来还在法国和当地人恋爱,甚至筹备结婚。但一切都在五年前改变了。

5年前,我爸得了胃癌晚期,为了照顾爸爸,我回国照顾他。但父母一直不肯承认这个外国女婿,尤其是我妈,是比较传统的重男轻女的思想,对于我的事情更是气的要断绝母女关系。

但当时我坚持我俩是真爱,只能一边和当时“未婚夫”的他分隔两地,一边在国内创业,一边照顾我爸爸,开销非常大。但爸爸还是没有坚持过去,一年不到就去世了。

没有一件坏事是单独来的,更要命的是,我意外怀孕了,而我所谓的“男朋友”消失了。

当时我有自己的考量:我马上就30了,还曾做过流产并患子宫肌瘤,不想错过这个孩子。然而,创业和给爸爸治病消耗了我大部分的积蓄,生孩子和养育孩子的费用,我大部分透支了信用卡,一下子就是十几万。

孩子刚满月,我就开始找工作,一个收入约1.5万元,其中6000元用来支付保姆费,剩下的还信用卡、日常开销。我成了彻头彻尾的“月光族”。

即便是500多元的欠款也很难还清

孩子不到一岁,体弱多病,经常半夜抱着他上医院挂号。动辄成千的医药费一下子让我收支失衡,面对一次次的催缴,我无力偿还,还经常被催缴公司恐吓。

因为不想让孩子看到我歇斯底里,所以每次有陌生来电我都直接关机,我得先保护好自己,才能够东山再起。

相关内容